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师园地 > 教师才艺 >

感受母爱

来源:暂无  作者:漕泾中学  发表时间:2006-01-20 09:48  浏览次数:1443 次 

秋风带着一丝寒意掠过熙熙攘攘的街道,街对面服装摊位上围了一群人,“老板”在不停的吆喝着:“贱卖了!贱......

秋风带着一丝寒意掠过熙熙攘攘的街道,街对面服装摊位上围了一群人,“老板”在不停的吆喝着:“贱卖了!贱卖了!50元一件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……”那略带沙哑的叫卖声,对我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,我和往常一样经过时和老板点点头,算是打招呼了。

“真的很便宜啊,就给我妈买一件吧”一个年轻人的一句话,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。

那是我刚参加工作的那年的冬天,我出差到市区,经过一个类似的摊位,在很类似的情景下,给我母亲买了一件类似的衣服。

回到家里,我顾不上吃饭,急忙把“新衣服”拿出来给母亲试穿。母亲笑了,笑得那么舒心,从她的笑声中我听到了对我的感谢和内心的安慰,我的心里暖洋洋的。“试试吧,不知道合不合适?”我说道。在我的劝说下母亲脱去了那件已经穿过十几个年头的灰色的外套。我一下子惊讶了,我看到母亲身上的毛衣已经是薄得不能再薄了,当我透过她穿的两件毛衣看到她最贴身穿的那件打满补丁的内衣时,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。也许是怕吃饭时弄脏新衣服的缘故,她小心翼翼地叠好衣服把它放到衣柜里。

母亲的笑声在饭桌上继续着,还不停的给我夹菜。

那夜我失眠了。在床上,我翻来覆去难以入睡,眼前呈现的全是母亲的关爱。

儿时的我吵着要母亲每天给我买“磊满丸”(一种家乡食品,外面包了糯米饭的肉馅的糯米团)才肯上幼儿园,在以酱油拌饭过日子的儿时,每天吃五分钱一个的“磊满丸”简直是一种奢侈。大一点后,我要上小学了,买不起书包的母亲用亲戚送的一件旧军装,为我做了一个绿色的书包,上面还用红布缝上一个大的红五星。背着漂亮的“新书包”上学的我,哪里能体会到母亲的艰辛?

青年时的我,上高中,看惯了同学们的新衣服、新自行车、新手表,比比自己的老式青年装,看看自己空空的手腕,心里在埋怨母亲的“吝啬”,羡慕别人有这么好的父母。当时的我怎么能体会到母亲的艰辛?

上大学时,母亲省吃俭用攒下了钱,为我买了一块名牌的双狮表。每次回家时给我一个星期的零花钱,而我却不满足,要求母亲把整月的零花钱一起给我,当时的我哪里知道,母亲是把每星期帮人做衣服的钱全都供我读书了,母亲一下子拿不出一个月的零花钱,却只能推说怕我乱花钱,不能多给。直到我大学毕业前一年的一个冬夜,我早早的睡了,但当我半夜两点多醒来的时候,看到母亲还在为别人做衣服。到那时,我才突然领悟到母亲的艰辛,我才真正了解我那平凡而伟大的母亲。她是为了筹备我新年的学费啊!我的眼眶湿润了,看着母亲高大的身躯,身上穿着那件粘满线头的灰色的外套,红肿的眼睛上面贴着一张白纸屑(据说可以让眼皮不跳)。我再也无法忍住泪水,起身到母亲的跟前叫她休息。而她一边打着哈泣一边轻轻地对我说:“就快好了,你先睡吧。”从那以后,我再也没有要求什么。我只有用我的方式,好好的回报母亲的爱。

“贱卖了!贱卖了!50元一件,走过路过不要错过……”那略带沙哑的叫卖声,还在不停的叫喊着,把我的思绪又拉回到现在。我不停地在想,我的母亲给了我全部的爱,我回报给母亲的是什么呢?太少,太少……

冷冷的秋风刮在我的脸上,告诉我冬天快到了,我快步走进商场,挑了一件最厚实的女式内衣。

 

上海市漕泾中学 版权所有

地址: 金山区漕泾中一西路218号 邮编:201507

沪公网安备 31011602001100号


  微信公众号

  微博公众号